洛年Amon

是个孩子厨♧随缘上线
龙族,
末日乐园
泽非,楚路,all路
胜出 轰出,大三角
云酒,云all

雷:轰爆,非常雷。

头像是雨谷老师画滴

我永远喜欢路鸣泽(:з」∠)_

风之狂夜⑩

泽非向,ooc有
万年拖更王更新了























  卡塞尔学院内,诺玛的大屏幕上显示的两个红点坐标突然消失在长白山上,一直盯着屏幕的昂热优雅又骚包的喝酒动作一顿,从位置上站起来吼道,”这俩人呢?!!诺玛这是怎么回事!?”
  
     光斑汇集形成一个小女孩的人形出来,诺玛披着头发面无表情的出现在昂热面前用冷冰冰的机械女声汇报着情况,
  
        ”有不明生物磁场干扰,目前分析不明。”
 
        “啧,真是冷淡。”老狮子拍了拍身上昂贵的西装,转身往外走”帮我联系楚子航和凯撒,告诉他们去长白山旅游”
 
     末了,昂热脚步停了停,补充道
  “必须去。”
  
 
       楚子航收到收到通知时视线停在了“度假”一词上,良久他从自己卧室里走出来,依旧用那张路明非称之为可以迷倒万千花痴少女的面瘫脸对着自家母亲说自己要出去一趟,但相对于他人语气要温和的多,自家美丽又有点小孩子气的母亲大概是又喝醉了,只是点点头然后开开心心的继续和她的朋友们打电话了,楚子航默默地看了母亲一眼,然后转身往自己屋里走去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情绪一直很稳定几乎没有太大波动的楚子航终于在卡塞尔专机上看见某个金发骚包的身影时破裂。
    
   “哟这不是狮心会会长吗?怎么?要和我一起去拯救有麻烦的衰仔师弟了?”凯撒笑的一脸灿烂,披散着的金发仿佛都有着耀眼的光泽。
  
     楚子航冷哼一声,抱着刀在他对面坐下,然后闭着眼假寐。
 
     凯撒见怪不怪的微笑着端起红酒杯,时刻保持着他加图索家少爷的优雅从容,两人都不再言语,这气氛该死的诡异,平和的氛围中暗流涌动的感觉。
  
  而长白山里的路明非和芬格尔在地下冰窟里相当悠闲的走着,仿佛前一个小时跟疯狗一样瞎跑的不是他们一样。
  
        “哦我亲爱的师兄,我们何时能于这冰冷中走出?”路明非微微颔首,手里拿着并不存在的扇子轻轻的摇,优雅的清新脱俗。
 
 “哦我亲爱的师弟,上帝垂怜,我们一定能脱困的,相信我好吗?”芬格尔对于这种装腔作势的事一向得心应手。

 两个人互相哦了一阵,终于被路明非的一声“呕打断”。
   “芬格尔你他妈能不能给我点希望!!!”
    “能!!”
   “哪儿呢?!!”
  “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路明非扬起了手,芬格尔闭上了嘴。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终于不再是淡淡的蓝光,而是比较亮的比较大的空间,路明非眼睛一亮拉着芬格尔快步往前跑去,但是如果一切可以重来,路明非这辈子死也不会过去,可惜,他没有逃过命运。
  
  当芬格尔能联系上卡塞尔时,他疯狂的朝总部传递一个信息:不能派人过来了!!!
 
 卡塞尔再去联系时发现信号又一次消失了,摸不清状况的昂热拧紧了眉,准备将楚子航和凯撒叫回来。
  
  但是两个人没有一个听话的,而是加快了往山上走的步伐,可他们无论怎么走都进不去山的里部,仿佛鬼打墙一般,无奈之下两个人只好回到山下随便找了家旅馆带着,准备随时接应路明非他们。
  
  


  芬格尔趴在炼金阵里,看着被龙类扫到墙上被冰刺贯穿的路明非,冒出去的那一截上全是路明非滚烫的鲜血,一缕缕的往下淌。
  
       刚才两人刚跑来就看见一只巨大的灰白色龙类伏在那里,半透明薄膜骨翼包裹着它的身躯,两人震惊的说不出来话然后互看一眼,默契的往回退,但不知道为什么那只龙类突然睁开紧闭的双眼,一尾巴扫了过来,路明非眼疾手快的推开他,然后自己被扫中,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正好跌倒在这个所处的是不知道谁留下的禁制里,因为有这个炼金阵在,他全身都无法动弹,但也因为这个炼金阵在,那只灰色的龙类攻击不到他。

     冰壁上的路明非因为失血脸色惨白,嘴唇里哆哆嗦嗦的飘出破碎的话语
 
 “小魔鬼小魔鬼,你的哥哥兼客户快要gg了,你...快来救救我吧...”
  
  话音刚落,便有少年哎哎的叹气声传来,路鸣泽打着白丝巾穿着考究的拿着一瓶伏特加从不远处优雅走来,那样子仿佛是要去赴宴的名流一样,路明非又气又痛,他都快死了,对方还这么从容不迫,要不是自己被挂在这里,自己一定要去揍对方一顿。
  
  
  
  ——tbc——
  

评论

热度(12)